莳玥゛

请务必看置顶
唠嗑发子博客@玥

《玉碎》

1.渣文笔勿喷
2.邪冷cp误入
3.ooc不关我事
4.这是糖,相信我,看到玻璃渣的人一定眼神不好

       传闻,玉如若作为定情之物,情浓则玉澈,人散则玉裂,无缘则玉碎。
————————————————————
        蓝思追要娶妻了。
        确切的来讲。是被逼的。
        温家的人,有资格选择自己的未来?若非蓝思追是含光君带回来,并且在蓝氏弟子中是最为乖巧也是最为优秀的。他的身份早可以使他死上万次了。
        温家的身份,足可以让他所有的努力与成就毁于一旦。
        而他在娶妻后,会被化去金丹。
        相当于一个普通人。所有人都认为这样的决定太过于仁慈了,温狗凭什么还可以如一个普通人一般?那些被他们害的家破人亡的人又怎么办?
        问题是……就算是射日之征的时候,蓝思追也才四五岁啊,他那时候懂什么?又可以做什么?单单因为一个温氏之后的身份,就无法容忍他在存于世间。
       真是讽刺。
————————————————————
       今天便是蓝思追大婚之日。与常人不同的是,蓝思追的成婚典礼十分寒碜。甚至……他是穿着蓝氏家服三拜完毕的。
        毕竟,温狗要什么排场?
        尽管如此,大婚当日还是来了不少的蓝氏弟子。
        毕竟蓝思追是在蓝氏长大的。
        以及……
        蓝景仪。
        蓝思追完全不知道要如何面对蓝景仪了。他们之前私定终身时还不知道蓝思追的家世……
        如今这作为定情之物的玉,倒更像讽刺了。
        君子如玉……可我……不是君子啊……蓝思追在宴会上看到失神的蓝景仪时只想把他搂进怀中,传达相思。
       不行的。
       他的身份早已大白于天下,更不能将蓝景仪拉进来了,他是蓝氏弟子,断断不能和温氏的余孽走在一起的。
       他完全不敢再看蓝景仪的神情了。
       别伤心,不值得的。
       开始拜天地了,这一次,他们是真的无缘了。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整个过程中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的时候蓝景仪,却是再最后关头冲上去将蓝思追拉走了。
      “景仪,你停下来!停下来!”蓝思追被蓝景仪拉着御剑。他完全没有想到蓝景仪居然会来这么一出。
       “……”蓝景仪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加快了御剑的速度。他腰间的玉坠已经有了一丝细微的裂痕。只是他们都没有发现。
       蓝景仪像是用尽力气一般把蓝思追抵在一块巨石之上。
       蓝思追现在才有时间看清蓝景仪现在的样子。往日如同太阳一般的少年,现在却是一片恍惚之色,再无平日的开朗。
     “蓝思追,我就问你,你到底喜不喜欢她。”蓝景仪近乎平淡的问出来,好似原来从大婚之时劫人的根本不是他。
     “自然是喜欢的啊。”蓝思追如此说到,脸上带着如同平日一般的温润笑意。
      往日蓝景仪是最喜欢他这温润的笑容,现在却无比的痛恨。
       蓝景仪有些愣住了,他仔细的看着蓝思追,想从他的神情中看出什么端倪。
       没有。
       他是真的很喜欢那个女子,那么自己将他劫出来做什么呢?表明自己有多么可笑吗?
       蓝景仪眸中最后的一点星光也散尽了。他垂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对不起,景仪。
       我不能耽误你。蓝思追看着蓝景仪这个样子,心里的心疼让他差点就把并非如此说出来了。他脸上的笑意在蓝景仪垂下头时就没有了,取代的是心疼的神情。
        蓝景仪近乎恍惚的抬头,便看到了蓝思追那还没有即时掩盖下去的心疼。突然就抬起手臂,环住了蓝思追的脖子,然后亲了上去。
       蓝思追根本没想到蓝景仪会来这一出,唇上软软的气息只想让他拥有更多。干脆便搂住了蓝景仪的腰,反客为主。唇齿相磨之间,誰都没有去管到底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当蓝景仪快喘不上气的时候,两唇才恋恋不舍的分开,牵出了暧昧的银丝。
       蓝思追在吻完后却反而不知所措了。难道要告诉他,自己其实并不喜欢那个女子吗?不可能的,他倒有些痛恨自己刚才的举动了,本来想让他好好的做仙家弟子,最好不要和自己这个温家余孽扯上半点关系。
        可是现在……
        与蓝思追不同的是,蓝景仪的眸中却闪现了不同的情愫,好似下定了什么决心。
        他猛然在蓝思追的颈后拍了一张符。蓝思追完全没有防备的就往蓝景仪怀中倒去。
     “魏前辈。”蓝景仪看着不知何时来到此地的魏无羡。
     “景仪,你确定吗?”魏无羡有些复杂的看着蓝景仪,他并不希望这样的场景。也并不支持蓝景仪的选择。
      “魏前辈,无论如何,他这样都不会快乐的,而且也会让我后悔一生的。”蓝景仪如此说到。他的样子,分明是什么都不管了。
     “好吧。”魏无羡无奈的答应了。他知道,即使自己不答应,蓝景仪也不可能放弃的,蓝思追和蓝景仪……还是无法的。
       谁都没有注意到,蓝思追和蓝景仪腰间的玉坠,已经有了碎裂的迹象。
————————————————————
      “唉唉,听说了没,温家的余孽居然敢在大婚的时候劫人。”一间酒肆中,一个喝醉了酒的大汉拍着桌子和大家聊天。
      “还好那个弟子学艺精湛,温狗还是被自己选的人质給杀了呢。”此话一出,大家更是议论纷纷。
      “就是啊,话说这温狗在蓝氏生活了这么久,居然不知道要挑学艺不精的下手吗。”
      “最后还是被挫骨扬灰了,要我说,温狗一开始就不应该祈求他有什么报恩的心。”
        立马有人起哄说:“谁让他是温狗呢,简直就是……”
        前方有人过来,近乎狂躁的对此聚集的人说:“温狗也是人!不是你们可以胡说八道的!”
        有人本要发怒,却在看见他身上蓝氏家服和抹额时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那位弟子也在看见他们停下话语后,无言的走出了酒肆。
       他是蓝氏蓝思追,不,应该说是蓝氏蓝景仪了。
       蓝思追在醒了后便听闻自己身死之事。而他……变成了蓝景仪。
       他去找了魏无羡,得到的结果让他绝望。蓝景仪献舍给了他。
       献舍者,魂飞魄散。
       他用这种办法保住了他,可是他一点都不想要!
       蓝景仪,你这个人真的很残忍。
       为什么要留我一个人呢。
       他后来去找当时他们定情时交换的玉坠。可是,它已经碎了。
       玉碎,无缘。
       蓝氏蓝景仪,在温狗温苑挟持后心性大变。此生未娶,独留一首《思仪》流传于世。

        传闻,玉如若作为定情之物,情浓则玉澈,人散则玉裂,无缘则玉碎。
       他们终究是无缘的。

—————————终——————————
最后来个群宣传
欢迎加入景愿思仪,群号码:341644556
来呀互相伤害(划掉)抱团取暖呀

「这篇的灵感来源于篱笆给我的题字和月月的怂恿,一切怪他们去[甩锅]」

评论(7)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