莳玥゛

请务必看置顶
唠嗑发子博客@玥

《多行不义》

#就是讽刺gou令的#
#当我们魔道不说话就好欺负?既然可以把你捧上天那也可以让你们糊成x#
#官方必须正面回答,转移注意力是什么?呵。想blbg两手抓?做梦去吧!#
#别举报gou令,波及广播剧和动漫就不好了,我们让他扑街#
#有cp性质,只是太少,不打tag,什么cp请戳头像#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空气中散开。
魏无羡一向带笑的脸庞再没有了笑意,浑身散发着戾气,恨不得下一秒就将眼前的女子挫骨扬灰。蓝忘机身上生人勿近的气场更冷了,他环了环魏无羡的腰,安抚性的摸了摸头发。
魏无羡这个样子,只有在血洗不夜天那次出现过,以及现在。
魏无羡回头蹭了蹭,笑的眉眼弯弯。而在他们身后,是一大片的走尸……与蓝曦臣等人。
金子轩和江厌离与金凌还处于久别重逢的欣喜,却知道这事。金子轩手足无措的不知道如何是好,旁边的江澄还把江厌离护在身后。
“厌离!我真的没有啊!”

这边手忙脚乱,那边蓝曦臣也褪去了笑意,看起来倒是和蓝忘机更像了。抽出了裂冰便往那女子的双腿打去。中途被金光瑶拦下了。
“这种事,就不要脏了二哥的手。”
魏无羡转过来面对那位孟姓女子,脸上依然是之前的表情,身上的戾气倒是降了几分。他一把抽出陈情,吹奏了起来,曲子是……《忘羡》。
所有人似乎都被这个吸引去了目光,那位孟姑娘也只能一直抬着头仰望,他们两个靠的极紧,是根本分不开的距离。似乎还看见蓝忘机的嘴角勾了一瞬。
一曲完毕,魏无羡才笑着用陈情将那位孟姓女子的抽了两下,力道不轻不重,位置不偏不倚,正好可以让她以最屈辱的姿势跪着。
“陈情,陈的一直都是我和蓝湛的情,你算什么东西?!”
“我这位好友也自有她的风骨,你又凭什么来演绎折辱她?!”
话语里是掩不住的怒气。
温宁也上前,“我姐姐绝不可能如此,请不要侮辱她。”一向怯懦内向的人可以如此说,也的确是气的不轻。
“我有什么错!”
“我加的这些戏,虽然不符合事实,但只要有人喜欢,会看,可以有钱赚不就好了!”
“每个人都开心,他们看到了喜欢的剧我有钱赚怎么不好了!”
蓝曦臣面上更冷了几分,金光瑶虽然还在笑着却已经在手中偷偷抽了几根琴弦。聂明玦被聂怀桑拉着,才没有失控的直接上去用霸下斩下她的头颅。
“大哥,这样的人,不值得你动手。”
虽然金子轩还在和江澄对持,但也是关注着这的,听到此话江澄下意识的抚摸紫电,听到后面直接将紫电幻化成了鞭子模样,上面灵力流转,不时发出呲呲声,看得出来有多生气。
上前几步就一鞭子抽下去,但是没有直接将人弄死,因为金光瑶还想说些什么。
金光瑶上前一步,“孟姑娘,首先你也知道不符合事实。也并非有很多人喜欢不是吗?你要不要看看大家的反应?”
【反正狗令我要往死里黑!】
【拆忘羡?她哪来的胆子和信心!】
【对不起要不是你我还不知道我居然可以骂人骂这么厉害!】
【女主?你逗我吗!忘羡不逆不拆!滚!!】
哪有什么喜欢,骂声一片。
那位孟姓女子脸上苍白,这下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人气可算是毁了。
“如若我没想错的话,你应该只是想要赚钱,可惜了。我们这里并没有什么好事可以让大家喜欢。”
“得不偿失,可惜了。”
金光瑶叹息了几声,似乎真的为此可惜,然而眼中却闪过一丝嘲讽。
“那又如何!总有人会喜欢的!温情的下场不也就是挫骨扬灰吗!我帮她改成好的结局难道还有错了?!”
所有人脸上都更冷了一分。
听到此话温宁再次上前一步,直视着她的眼睛“我姐姐定不会希望如此,即使在你眼中是好的但我姐姐也绝对此十分厌恶,我姐姐并不是那种会去在别人中横插一脚的人,请不要侮辱她!”这也许是他第一次如此大声甚至可以称得上怒吼的说话。连尸纹有几丝爬上了脸庞。
他和姐姐一起长大,没有人会比他们姐弟的感情更深厚,也没有人会比他们更了解对方。
绝对不能有人,如此折辱她。
孟姓女子竟然低下了头,她竟然不敢看着温宁的眼睛。

江厌离也走近了,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温柔浅笑的样子就足以让她无地自容,金子轩和江厌离挨得极近,神仙眷侣说的就是如此了。这样的女子,怎么可能去陷害他人,又怎么可能会夫妻不合。
“孟姑娘,多行不义,还是不好的。”
多行不义吗……
其实他们只在乎钱呀。
金凌还想冲上去用岁华给扎几个孔。却被蓝思追和蓝景仪抓住了手臂。
终究没拦住,毕竟他们也被恶心坏了,蓝景仪偷偷减了点力,最后看见金凌用岁华打人的时候也没忍住冲上去打了两下。
回来时两个人都染上了些许血污,不过金凌是被江厌离抱着用手帕拭去血污,蓝景仪则是被蓝思追抓着擦去了血污。
哪有什么不合。
真是神经病。

宋子琛只写了一张纸条:[我只是想和星尘一起除魔歼邪。]
薛洋就没那么客气了,直接抽出降灾:“老子要真喜欢人,也不会喜欢你这样的吧?要不要在脸上划上那么几刀呀?你就明白了呐?”甜腻的声音说着让人寒毛倒立的事,她看着离自己近的似乎再靠近一点就可以划破脸的降灾,冷汗不停的往下滴。
薛洋嫌弃的看了一眼:“你这舌头拿来泡茶都不配。”说着倒是没有真的在脸上划下去,直接在她双臂上划下一块肉。
“既然是拿来干这种事的,这手你还不如不要,真他妈恶心啊。”
阿箐也冲上去用竹竿打人,“我们道长真的喜欢人有怎么可能喜欢你这种长舌妇,在别人那强插一脚的人,真的是有病吧你。”最后竹竿下端都染红了,晓星尘实在看不下去了,把阿箐拉了回来。薛洋一直都处于看戏的状态,还想阿箐再用点力就好了。

“如果我没猜没错的话……”
“其实那改的里面的后续,应该不止那几位跪倒在你的石榴裙下了吧……”
“应该是……都喜欢你?”
所有人面上都冷了几分,江厌离也没有笑着了,金凌景仪还有阿箐都想再冲上去打几下。
不得不说聂怀桑恐怕是猜对了。那位孟姓女子的脸色明显又煞白了几分。

咻——
这次倒不是他们其中的人动手了。
医者可救人,亦可杀人。只是温情从来都只是救人,即使在那时身为温狗被众人踩在脚下的时候都没有如此。
她并没有穿着艳阳烈焰袍,只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一身衣服,即使如此,浑身也散发着高贵的气息。
她有自己的骄傲,又怎是她人能肆意践踏的。
温情来到孟姓女子面前,却是先抱住了温宁。
这个傻弟弟啊。

只是七针。
分毫不离。
身为医者的温情没有刺错一个地方,都是大穴。
原本便撑不下去了,只是不知道从哪刚好来的气想着正主都不在,又哪里不如她,最后这七针,也让她明白了一件事。
——的确是……哪里都不如啊。
到最后她看到的场景都模糊了,声音也听的不大清晰了,却能清楚的看到一旁站的人。
最后失去意识前看到的最后一个场景,是温情站在她面前看过来的一眼。
轻蔑带着不屑。
同被问罪时看向那些义正言辞的百家时一样。
她自有风骨,配得上艳阳烈焰,即使一身素衣也散发着高贵的气息。
有怎么可能被如此侮辱。

「多行不义。」

评论(2)

热度(79)

  1. 💫会飞的小可爱🦄莳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