莳玥゛

请务必看置顶

「你的」

广播剧的那句“你的思追”真的是炸了,哎呀呀好像听起来都是追仪糖了呢。

醒醒天亮了。

突发小段子,除了傻白甜再无其他!(ฅ>ω<*ฅ)

你这段子来的真晚X
——————

金凌看着扒在蓝思追身上的蓝景仪,明明神色和平日无二,但是行为明显雅正了许多——

如果他不扒在蓝思追身上的话。

不仅如此,他还固执的去抓蓝思追的抹额,他又不是不清楚蓝家抹额的意义!

蓝思追还一边哄着,一边换着角度让蓝景仪不会觉得不舒服。而且他的抹额明显就快被蓝景仪抓住了,还是笑着哄着,和之前一模一样。

“够了!蓝景仪你干什么!”金凌终于忍不住骂了出来,侧观围着的蓝色弟子,跟他的反应都没什么两样,只是由于教养忍了下来。

“……嗯?”蓝景仪总算有了点反应,一直埋在蓝思追胸口的头拱了出来,看着金凌。

眸子里一片清明。

只是脸上带的潮红……

蓝景仪看了看金凌,又重新拱了回去,抓蓝思追抓的更紧了。

“我先把景仪送回去,大家记得早睡。阿凌也早些歇息吧,别太折腾了。”蓝思追笑着对旁观的弟子说,直接把蓝景仪拦腰抱起,走了出去。而那人则是依旧的埋在他胸口,手环着他的脖子。

金凌气的在后面跳脚,离亥时就那么几刻钟,想折腾也折腾不了多久好吧!

想想蓝景仪扒在蓝思追身上和蓝思追看着蓝景仪时堪称痴迷的目光,不禁打了个寒噤。

他有点懂舅舅看着魏无羡和蓝忘机时的心情了。

……有种不好的预感呢。

蓝思追和蓝景仪的居所只隔了一堵墙,所以说由他送这个醉猫回来也是最合适的。

醉猫浑然不觉,自己换了个舒服的角度接着蹭蹭蹭。

也许是他们运气好,一直到了门口都没巡逻的弟子发现蓝思追带了个醉猫回来。

而现在最纠结的便是如何开门。

他现在双手不得空,做了在他成为蓝氏弟子后第一件不雅的事——

踹门。

你没看错,那个此届中最雅正,那个蓝老先生看重的,这届姑苏双璧之一——蓝思追 他 在 踹 门 。

而后,蓝思追也是 以 踹 门 的 方 式 关 上 了 门 。

好像含光君 第 一 次 踹 门 也是因为抱着人( 自 己 媳 妇 )呢的缘故呢。

蓝思追无奈的把人抱到了床上,好不容易把这个八爪鱼扒下去,帮他把外衣脱下,盖好了被子,那人又把自己抹额抓走了。

蓝思追无奈的去抓,抹额被扯下的时候头发也乱了,如同瀑布一样全部披散下来。

蓝景仪一拿到就紧紧的攥住了,蓝思追坐在床边上一时也抓不到。抓着抓着就成了蓝思追在床的一侧去抓自己的抹额,蓝景仪在另一侧不停的躲。只是蓝思追的衣服有些乱了。

好不容易抓住时,已经变成了一人半骑在另一人身上的姿势。

但蓝思追一时也抽不出来,只能皱了皱眉头:“景仪,快放手。”

“我的。”

“…什么?”

“这是我的。”蓝景仪抓着抹额,认真的,一字一句的说。

蓝思追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看着身下人的眼睛。

“那我怎么办。”

“……”蓝景仪直接把自己的抹额也解下来了,塞到蓝思追手里。

……蓝思追无奈的摇了摇头,和醉猫是说不清楚的,他翻下床去,打算等到蓝景仪睡着后在把自己的抹额拿回来。

只是又被那人抓了回来。

“又怎么了?”蓝思追无奈的问了一句,景仪醉酒后真的是不按常理出牌。

蓝景仪抓着他,认真的说:“我的”

蓝思追有些怀疑自己听到了什么,说了一句:“什么?”

“我的。”

“那我……”

还没说完就被拉下来,完全不在意那人还没脱掉外衣。

被子在之前两人的争抢中就已经滑下来了,现在更是直接成了一团,蓝景仪整个人都扒着他,大有一副“你是我的,你不许走”的架势

没法脱身,只能接着问问题。

“那我怎么办?”

“我的。”

“你的你的。”

“就是我的。”

蓝思追看着紧紧粘着自己的蓝景仪,想起来了第一次一起夜猎时,那人也是紧紧的粘着自己,后来长大了装作不害怕了,紧紧粘着自己的次数明显少了。

而今他又这样,一副“你是我的”的神情,却让他从心底生出一抹欢喜。

想起来了魏无羡贼兮兮的来告诉他蓝家人沾不得一丁点酒,沾酒后说的绝对是实话的时候。

还有后来鬼使神差的就帮着魏无羡偷偷的给蓝景仪灌酒。

他推了推蓝景仪,蓝景仪条件反射般的抱的更紧。

“景仪难道蹭着这身衣服不痛吗?”

“你不许走。”

“嗯。”

“我的。”

“不走不走。”

“真的不走?”

“不走。”

……

废了好大劲才把衣服顺利的脱了下来,

蓝景仪一看他忙完了又扑了上来。

“我的。”

蓝思追抱着他,将被子扯了回来,蓝景仪这样子怕是要着凉。将被子盖好,看着蓝景仪固执的眼神,蓝思追笑了笑。

算是彻底栽了。他温柔的吻了吻蓝景仪的额头。








“你的。”

评论(7)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