莳玥゛-脾气不好务必看置顶

请务必看置顶
唠嗑发子博客@ ☆*:.。. o꧁莳❦玥꧂o .。.:*☆
追仪是本命,忘羡是底线
晓薛晓已退已删
曦瑶曦已淡圈

《追仪·春秋代序》一

#联文

#除追仪外一切CP随官配

#朋友,你听说过欧欧吸吗?

#定 追仪·春秋代序tag

哗啦啦——

密密的翠绿掩盖着两人的身影,明明是正午却只有几丝阳光穿越树叶的缝隙。整个树林只有溪水坠入溪流时的声音,而那声音的始作俑者,脸上丝毫没有往日的温润笑意。

有的只是迷茫。

蓝思追捧了一捧溪水,直直的往自己脸上拍去,有些溪水顺着流了下来,挂在下巴上欲坠不坠,有些则是被拍成了水雾状。

他睁开眼睛,眼中是显而易见的迷茫。一旁守着的温宁看着却也没什么办法。

蓝思追又捧了一捧溪水拍了拍脸,溪水冰冰凉凉的拍打着脸时很是舒服,也让蓝思追的思绪越发清晰明了。眼中的迷茫渐渐散去。

再次用溪水拍打脸后,蓝思追立起身,睫毛上挂了几颗小水珠,眼中却不再是一开始的迷茫,反而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

一旁守了许久的温宁这时才过来问:“思追……你还好吗?”

蓝思追看了看温宁,笑着说:“没什么事。”笑容如同往日一般纯粹而又温柔。

如果忽略他身上的伤,那么真的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了。

当年金光瑶在射日之征中当卧底杀了温若寒,一举成名,被他那个只认利益的父亲接了回来,后来也名正言顺的当上了仙督,与赤峰尊和泽芜君结拜,尊为敛芳尊。

虽说现在已经被世人唾弃,但是……

当初金光瑶当卧底刺杀温若寒一战成名,那么如果可以杀了“温家余孽”呢?

鬼将军是打不过的,更别提后面还有个夷陵老祖。

不过如今忘羡二人不知因何隐居。倒也没有了太大的忌惮。

那么,温苑呢?

杀掉一个“潜伏在蓝家伺机不轨心机深重的温狗”应该比杀掉一个“十三年来被金光瑶控制没什么大用的凶尸”要可行多了吧?

至于温苑如何进蓝家的?

那就不是考虑范围内的了,反正嘛……谁会相信他没看到陈情前都没记起来?蓝家呢,就是受害者。救了一个白眼狼。

而那之后,也许不会如金光瑶一样一步登天,但是却可以让自己在往上爬时少了许多麻烦。

所以说,蓝思追究竟是不是如同他们口中的那种,是“心机深重陈府极深”的人也就不重要了。人心都是这样的,也许有小部分人不信,只是绝大部分人都信了的话,那么他——不是也得是。

至于平时的优异,那更好解释了——温狗嘛,心机深重,表现的比别人好不奇怪,应该就是为了往上爬好给蓝氏一记重击。

啧。

真的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方法。

只是世人就这样啊。

所以说,这个消息是谁传出来的也就不重要了。

蓝思追理了理思绪,直起身将还挂在额头的水拭去,对一旁的温宁说:“我们走吧。”

温宁点了点头,同往常一样的赶路。而他们要去的地方,正是金鳞台。

蓝景仪脚下一滑,膝盖直接就在石头上划了一道,衣服倒是没什么大碍,只是手为了稳住身形又在地上蹭了一道,又添了一道血痕。

快点啊!

蓝景仪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便一刻未停的找蓝思追,只是蓝思追在他来之前就已经跑没影了,而他自己还在消化多出来的“记忆。”

而“记忆”刚刚消化了一点蓝景仪便急忙的去找蓝思追。

向其他人问话也问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只能自己御剑来一人寻找,只是他的灵力终究是有限的,实在没法御剑了便靠着两条腿走山路。于是常有这种事发生,蓝氏校服用的料子极好,除了脏了一点倒没有其它的损伤。

偶尔实在累的撑不下去了就就近找个客栈或山洞打个盹,然后在梦里迷迷糊糊的忆起现世又被惊醒,然后一刻不停的接着寻找。

而“这个世界”关于他的“记忆”也渐渐的消化了。

金鳞台。

蓝景仪直起身,擦了擦蹭上的泥,他必须赶紧找到蓝思追,“这里”的蓝思追如果被杀,也就代表他们两个永远醒不来了。

不对,他还可能,只是蓝思追就……

“思追……”

“话说,你们知道蓝景仪为什么会一直追蓝思追吗?别以为那是什么‘为家族清理败类’,他们的关系,可是与蓝忘机和魏无羡的一样啊!”

“什么蓝思追,叫温狗吧,蓝家真的是养了头白眼狼。”

“要我说,还是蓝忘机犯下的事,捡了个祸害回来。”

“别瞎说吧,蓝景仪?呵,他要是和温狗是那种关系我现在就给你吞下桌子!”

“叛出蓝家的人……啧……说不定还会又来一场围剿呢……”

蓝景仪听的差点一口水喷出来,什么“蓝思追和蓝景仪关系不简单”什么“蓝思追叛出蓝家”,哪有那回事!

这谣言都怎么传出来的,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他和蓝思追清清白白的就被传成这样?!

这个世界都传的什么东西?!

在兰陵的管辖范围内,暂且还不必担心蓝思追出事,而且他也要找个名正言顺的理由进去。

其实不一定要名正言顺……

他只是去找蓝思追的,也可以……

“贵客到来,有失远迎。”

“金宗主,好久不见。”

蓝景仪少有的敛了性子,坐的笔挺,颇有蓝家“披麻戴孝”的风范。只是掩在桌底的手就没有那么安分了。

偷偷的在蓝思追手心划了几下,专属暗号蓝思追不会不明白。

[大小姐这样没问题吧?今天好像格外疏离我们啊。]

[景仪别担心,金凌应该没事的。宗主的位置果然还是很难坐稳的,疏离我们也是保护我们吧。]

[金宗主真的是叫的浑身不自在,还是大小姐顺口,可惜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

[安心,金凌他知道的,我们现在不可以以后也一定可以护好这个朋友的。]

……

金凌坐在首位,看到蓝家里那两个表面坐的笔挺实则在暗地里不知道打什么暗语的两个人,牙酸了一酸。

的确是故意疏离他二人,原因无二,他的位置可没那么稳,就算暗地里的认不能对他出手,可别忘了……

还可以对与他交好的人出手啊。

特别还是不牵涉利益的朋友。

不过还有一点点私心……

谁特么要看他俩黏黏腻腻啊!

压下了心里的MMP,金凌笑着宣布宴会开始,开始招待宾客。笑容与曾经的金光瑶隐隐叠在了一起。

金凌少有的放软了神情,虽然嘴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毒舌。面对这两个少有的并非利益而与他交好的好友,他的心自然还是会软上一软。

尽管嘴上还是如往常一样。

蓝景仪勾着蓝思追的肩,在宴会上还好好的喊“金宗主”,等私下无人时又改口叫“大小姐”。

蓝思追一边无奈的纵容一边理了理蓝景仪的衣服。金凌真的是后悔带他们了。

金·我有句MMP不知道当不当讲·算了我忍·凌小声的说:“思追你们先去客房休息吧,人多口杂,若是看见我们三人共处说不定就会传出蓝家和金家要联盟的瑶言了。”

蓝思追一边拿着帕子擦着蓝景仪吃饭时蹭到脸上的酱汁,一边压低声音答:“好,金凌你也小心点,这种时候最容易被不怀好意的人抓住把柄。”

“金凌那我们晚上偷偷找你叙旧可以吗,这个时间真的是麻烦,也不知道有多少恶心的人看着,小心点啊。”蓝景仪也压低声音说。

金凌有些惊讶蓝景仪居然正经的喊了一次自己的名,罢了罢了。就算暗地里不知有多少小人想看他摔下去,得这两位挚友,还有刀子嘴豆腐心的舅舅,又怕什么呢。

“嗯。”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