莳玥゛

请务必看置顶
唠嗑发子博客@玥

《我喜欢你》【澄凌】

#欧欧吸,有一段要走外链

#本来打算带忘羡结果……

@霜降似归雪

01

江澄刚见到金凌时,金凌才只有两三岁,小小软软的一只小团子。他从来没怎么照顾过人,团子胆子倒也不小,看到他那一张臭脸也没哭出来。

只能勉强挤出一个比哭还丑的笑,小团子倒是哭了起来。

……

江澄:算了还是别笑了。

至于这个外甥为什么会交给他来养,还不是因为江厌离和金子轩要(二)出(人)差(世)?(界)

小团子过了最闹腾的婴儿时期,只是江澄还是将金凌裹起来放在了床边的婴儿车里。

只是后来他睡醒都会发现一个团子趴在自己胸口。

所以江澄干脆让金凌和自己睡一块了。

那时金凌三岁

江澄十九岁。

02

等到金凌上小学时,江澄已经彻底被打磨成了“奶爸”。

如果忽略不会哄孩子不会做饭不会……算了不提了。

而金凌小时候是极其黏自己舅舅的,第一次参加宴会时便揪着自己舅舅的裤腿不松,像个小尾巴一样跟到了宴会结束。

江澄本来想骂几句的,看着金凌稚嫩的脸上有些胆怯的神情又软了心,没有让他接着抓住自己的裤腿,而是抓住了他的手。果然……小小的,软软的呢。

“舅舅,你不要我了吗?”

“………”(未发一言,只是将金凌的手握的更紧了。

那时金凌七岁,

江澄二十三岁。

03

金凌受江澄的熏(荼)陶(毒),可以说是把江澄的性子继承了十成十,并且一点都没继承自己母亲的温柔。

很多时候,安慰的话从他俩口里说出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更何况那时班上有追仪二人,蓝思追为人温柔,蓝景仪为人活泼,只是谁也没想到,他们仨最后会成为最好的朋友。

哦,还有个欧阳子真。

那时江澄说一句话金凌可以顶两句,已经在把江澄气到打断自己的腿的路上越走越远。

而金凌极其想跳级。

为什么?

因为他们年龄相差太大了啊……

我想……看看你的世界……

那时金凌十四岁,

江澄三十岁。

04

肉渣渣渣

金凌早已长大了,幼时的同床共枕可以说是亲密,但是现在却极其不合适,所以金凌并没有和江澄一起,只是隔了一堵墙的距离的另一间房。

他微微喘息着,希望江澄不要发现这边的动静,在睁着眼睛望了一晚上的天花板。

做了一场春梦的代价就是上课连连走神,被蓝景仪叫了一天的“大小姐”来刺激自己不要消沉。

为什么会喜欢你呢?

舅舅。

那时金凌十七岁,

江澄三十三岁。

05

“那么金凌在这里,祝舅舅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江澄终究是要结婚的。

平日里冷着一张脸的人穿上大红的婚服竟也没有那么凶了,金凌还好似看见了江澄的一个笑。

他是真的很喜欢他吧。

金凌庆幸自己与江澄的血缘,不然他们可能只是陌生人,但也讨厌自己的血缘。血缘二字便可以斩断他们的情路,毫不留情。

今日的金凌反常的乖巧,还帮着江厌离招呼客人,要知道平时江澄若是说他一句,他可以回十句的。而不少姑娘都红着脸来问他要企鹅号和电话号码。只是他说:“我有心上人了。”

姑娘不死心的问:“那你的心上人一定很好吧?她结婚了吗?”

金凌看了看穿着喜服的江澄与他的舅妈。

是的,他很好。

而他现在就在这里举办婚礼。

“舅舅?舅舅?”伸出小指戳了一下,江澄已经醉的晕了过去,幸好外面还有魏无羡挡住暂时没太大事。“江澄?江澄?江晚吟?”如果叫江晚吟都没反应的话,那应该是真醉了。

金凌俯下身,就一下……一下……

江澄的唇和这人极其不像,明明平时都是一副毒舌的样子,但是唇却软软的。

金凌只是轻轻的碰了一下,看到江澄睫毛有点抖便急急的站起身,落荒而逃。

而江澄在金凌走远了,才睁开眼睛。

那时金凌二十岁

江澄三十六岁。

他们相伴的第十七年。

06

大学毕业的那次聚会,应该是金凌此生都忘不了的记忆了。

国王游戏,规则:七个人抽牌,抽到K的人为国王,其它平民必须完全遵守国王这一次下的命令。

………金凌原本不想参加,但是被蓝景仪硬拉了去,前几轮的惩罚还好,只是后来渐渐的就……

——“3号和5号亲一个!舌吻法式热吻都行!”

金凌翻了翻自己的牌,还好,不是三号也不是五号。

只是……

金凌看着面前两人,拿出了手机将蓝景仪会蓝思追拉进了黑名单。

妈的死给。

怀疑那个抽到国王的同学是不是和他俩串通一气的。

金凌气鼓鼓的想,带着一丝他自己都没察觉的羡慕。

毕竟……

他喜欢的那人,是不可能和他在一起的啊。

那可是……乱伦啊……

那时金凌二十五岁,

江澄四十一岁。

07

后来金凌也到了会被催婚的地步,只是他一直以没有喜欢的人为理由拒绝了。

金凌看了眼一旁坐着的江澄,笑了笑。

不是没有喜欢的人,只是他们根本无法在一起。

我喜欢你,江澄。

只是这句话我永远不会说。

因为那早已超出了喜欢。

这个秘密,就让它埋在心里珍藏,再一点点腐烂吧。

END


加个群宣

江凌一夜尽如兰:603252864

评论(9)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