莳玥゛

请务必看置顶
唠嗑发子博客@玥

《降灾自述》【魔道祖师晓薛晓】

#有什么bug都是我的错

#降灾视角

#晓薛晓无差,不喜勿入

————————————————————

我叫降灾。是一把剑。

我有过两个主人,一个叫薛洋,另一个是晓星尘。

我不记得我是什么时候来到薛洋手里的了。

别指望我会叫他主人,你见过谁会用佩剑割人舌头泡茶的?!

没错他就是。

剑生不幸。

[你和随便可真的是难兄难弟了](划掉)

薛洋是我的第一个主人,也是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个。

啊。不是一个,还有一个晓星尘。

不过晓星尘?呵,不提也罢。若非不行,我真希望一剑捅死他。

还记得当初第一次见到薛洋的时候,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其实是人畜无害的少年。

然后,呵呵。

神丨他丨妈人畜无害!都是假象!假象!

虽说我曾跟随的人并非没有嗜血残忍之人,但是薛洋这种人,我真的是第一次遇到。

明明是互相利用,却称金光瑶那个伪君子为“一位朋友”;明明是为了报仇,却一言不发甚至笑着说“我们走着瞧”;明明是出于杀心留在晓星尘身边,却一直没有动手,还在晓星尘死后为了保住他那碎裂的魂魄而丢了性命。

薛洋这个人,真的很奇怪。

他很奇怪,他的朋友也很奇怪。叫什么来着?对,金光瑶。

想来,我也是金光瑶交到薛洋手中的,准确来说,他也算我的半个主人。毕竟可以说如若没有金光瑶,便没有如今的降灾与薛成美。

金光瑶这人也很奇怪。作为薛洋的佩剑,我经常被薛洋拿去杀人,但是每次薛洋杀人只要金光瑶在身旁,总免不了一番假惺惺的往来问候。

听的我都想自己先去杀人你们慢慢聊。但是不行。谁让我只是一把剑呢。

说实话,我不喜欢血染上身体的感觉,黏糊糊湿哒哒的。通常在薛洋杀了人后都会自己先去买几颗糖,自己咬着糖,进屋就把我随便甩水里,一晚过后血也差不多泡干净了。

哪有这样的主人的?!!真丨他丨妈剑生不幸。

金光瑶也是,他们的相处模式大概就是互相讽刺,互相利用的那种,你们这样假惺惺的也是够了,老子罢工不干了!

好吧也只能想想,谁让我只是把剑。

薛洋之前被抓上金鳞台,和晓星尘说“我们以后走着瞧”的时候我就知道后面绝对没有好事。

他可是睚眦必报的性格。

果不其然……其实我真的不希望如此,但是我只是一把剑啊。我能怎么办。

若……不是剑,该多好。

而后,此事也不可能被掩盖下去,自然,金家是留不得他了。

只能如此。幸好他这次带上我了,不要再扔下我不行吗。

自金光瑶追杀薛洋以后,我对他的印象更是落到谷底,真不知道薛洋怎么会和他混在一起的。

啧,薛洋也是,明明动心动情,却是不认。承认多好,[去找晓星尘告白嫁过去啊](划掉)也不用自己一人忍受。

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天真了。晓星尘和薛洋之间,隔的不仅仅是世人的不容,还有血海深仇,有道义的不同道。

我居然还想着他们可以在一起。

果然还是太天真啊。

阿箐不是瞎子,这事我早知道了。毕竟我还是感知的到,不过没法说出来了罢。但是我也不会过于纠结,自然也不会想到,她会闹出这么大的麻烦。

论平心而言,我还是很喜欢阿箐的,薛洋那家伙也是,虽然可能并不明显甚至让人以为是厌恶。

我不止一次的看见他在晓星尘看不见时杀了那些本不是走尸的人脸上露出的笑容,那种似是要将星辰也拽入地狱陪他一同的那种疯狂。我跟随他见过不少残忍嗜血之人,但此时此刻,我觉得他们都没有薛洋疯狂。

我却是感到感觉,甚至想要陪他一同。疯狂也是会传染的吗?

薛洋在骗晓星尘杀宋岚时我便觉得不行。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纸自然是包不住火的。

薛洋在被霜华刺中的那一瞬的表情,晓星尘是看不见了,不然还不知道会如何呢。

那是万念俱灰然后不过一瞬便变成更疯狂的笑意。

看到他那个笑时,我突然特别庆幸自己是一把剑,也只是一把剑。

也是在那时,我知道了他的过往。

人世如此,当一把剑倒是更幸运的了。

我也是在义城才知道他的过往,当初只是知道他和常家有恩怨,却不知是如此深的恩怨。

如果……如果当初我可以说话,告诉他其实阿箐不是瞎子……会怎样呢?

虽然不知道会如何,但是总会比现在好一点……吧。

义城的这几年,真的是我最难受的几年了。没有帮上一点忙也罢了,现在都带霜华不带我了!到底谁才是你佩剑啊!

别拦着我我要去和霜华打一架。

[你先能动再说。](划掉)

虽然没有再带我去杀人,但是他将我放在了棺材里,什么情况还是了解的一清二楚。

几年时间,就看着薛洋为了复活晓星尘而变得越来越疯狂。连夷陵老祖重归于世后便去找他,只是为了一个晓星尘。

疯子。

不,他本就是一个疯子。

自从夷陵老祖重归于世后,薛洋都在盼着他早日来义城,再早一点。

这是复活晓星尘最大的希望。然而却不知道这希望其实是绝望。

义城的那一战,他甚至没有带上我,也许是已有了霜华,亦或是胜券在握?

我也再没有等到他。最后的一个画面,便是他们将晓星尘的肉体带走,再往后我也不知道了。

再往后……我便被完全遗忘在了义城里,也是那个时候,才彻底遇见晓星尘。

他不知如何复活的,薛洋生前没做到的事,死后倒是有人替他实现了。

也不知他是如何发现我的,只知他过来将我拿了起来,看了我许久,我都怀疑我身上是不是有什么地方缺了一角。被遗弃这么久早就有了厚厚的一层灰,将晓星尘身上一尘不染的袍子弄脏了,他却毫不在意的接着看着我。

果真是……如同星辰一般的眼睛呐。怪不得薛洋也沦陷进去了。

如此许久,他才叹了口气,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将我带了回去。

宋岚看到如此也没有办法,只是自那以后,他却是会偶尔看着我。也不是看着我,其实他们只是透过我看薛洋罢了。

我经常看到晓星尘拿着一袋糖发呆,再日后来到义城心境却是大不相同了。

蓝思追和蓝景仪我能感觉得到,他们之间的默契,也能感觉的到晓星尘看他们的眼神。带着关心尊重,与……一丝丝的羡慕。

自从我跟随晓星尘后,我越发明白为什么薛洋也会沦陷,但是跟随他的时间一长,我也经常在想,晓星尘对薛洋到底是什么感情呢?

肯定是恨吧。

如若只是恨,那为何又要带上我呢?

跟随晓星尘在除魔歼邪,但是我却从来没有出过鞘,他只是将我带了回来,并且每天带在身上,而已。

我也经常看到骂薛洋和金光瑶的人,那也经常让我产生困惑,薛洋也许在他人眼中死不足惜,在我眼中只是被伤害的过深导致的罢了。

谣言,果真令人生畏。

我叫降灾,是一把剑。

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可以看见上一个主人,与我现在的主人重聚。

你看到过他吗?

————————————————————

尽力用降灾的心理写,但感觉还是哪不对了啊…_(:з」∠)_

评论(8)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