莳玥゛

请务必看置顶

〈擦肩〉【晓薛晓】「糖」

1.有私设
2.渣文笔勿喷
3.人物是秀秀的,ooc是我的
4.邪冷cp误入
5.双道友情向,晓薛晓CP向,不喜勿入
情人节怎么能不撒糖呢,对吧
———————————————————

晓星尘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却是被眼前的一景惊呆了。他似乎是无意识的跟着一个孩子,看着那个孩子在街头流浪、看着他因为肮脏而被路过的人当成发泄的工具,谁都可以来踩一脚、看着他在冬夜冻得瑟瑟发抖……

他一直没有看清那个孩子的模样,直到……

“信送到了,但是点心没了,我还被人打了,你可不可以再给我一盘。”那个孩子抱着常慈安的小腿近乎哀求的说。

常慈安根本不想理这个孩子,更是因为刚被打了一顿所以心情烦躁。“滚开!”看到薛洋抱着自己的腿近乎是下意识的就把薛洋踹翻在地。

这……熟悉的话语在耳畔炸开,他第一次看清了那个孩子的长相……

那是薛洋的模样!

薛洋即使是被踹翻在地也没有忘了那盘点心,爬起来跟着常慈安的牛车。

停!停下来!不要跟着常慈安!晓星尘跑到薛洋面前,希望把他拦下来。

没有用的。

薛洋直接穿过了他,接着向常慈安跑去。

晓星尘不知自己是怀着如何的心情看下去的。他眼睁睁的看着薛洋被牛车生生的碾断了手指,眼睁睁的看着薛洋是怀抱着如何的恨意撑下来的。

“呜啊啊啊啊啊啊!”薛洋早在那一鞭子抽过来的时候便流下了几滴泪,而牛车上的人根本没有一丝动容,依然是直接驾着牛车从幼子的手上碾了过去。

晓星尘就这样呆呆的看着薛洋。

明明身旁并非没有其他人,但是所有人都是看一眼便离开了。更有甚者,似是嫌薛洋受的伤害还不够大,或者说纯属是消遣。便可以伸脚再从那已经伤痕累累的手上踩过去。

血与泪混在一起,渗入泥里。幼子似是哭累了,不,应该说,他知道:哭,也是没用的。只是倒在地上的小小身子还微微的蜷缩起来。

不可能不痛的。

晓星尘想起来当初薛洋对他说的那几句话:
“七岁!一只左手手骨全碎,一根手指被当场碾成了一滩烂泥!”
“是不是手指不长在你们身上,你们就不知道痛!不知道撕心裂肺的惨叫从自己嘴里发出来是什么样的!”
“我为什么要杀他全家?你为什么不问问他,为什么好端端地要来戏耍我消遣我?!”

他有些明白为什么薛洋会那么恨常慈安了。

晓星尘走了过去,搂住了幼童还在瑟瑟发抖的身子。也不知是对薛洋还是对自己说:“别伤心……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过去的……”但是即使薛洋听到了,也没有多大的作用吧。

不可能不痛,更不可能不伤心。

再然后……

晓星尘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单纯的幼童是如何变成一个声名狼藉的“夔州一霸”的。

他没有办法。他若是想活下去,就只能比他人更强,比他人更残酷。

再然后……

晓星尘跟着薛洋,一直到他和金光瑶认识,穿上那金星雪浪的时候,一切都结束了。

……

“如何?晓星尘道长?我让你看的这些,不错吧?”薛洋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晓星尘的身后。

“……你带我来看这个,到底意欲何图”晓星尘看到薛洋本尊倒是有些烦躁,难不成……刚才所见的一切……都不是真的?

“为什么?”薛洋歪了歪头,两颗虎牙露出来,配上那黑衣反而显得有种莫名的阳光的感觉。“好玩呀。道长,看到这些,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晓星尘倒是不知该说什么了。

“果然是这样,道长啊道长,你是不是现在还觉得这是我该得的?”虽然是疑问句,但是薛洋分明用上了肯定的语气。他整个人都靠在了晓星尘身上,但是晓星尘却根本没有推开他,或者说不想推开。

“……即便如此,你此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晓星尘似是不想和他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直接问了最重要的问题。

“也许……你猜?”薛洋凑到晓星尘耳畔说到,湿热的气息让晓星尘不由得浑身一颤。晓星尘烦透了他这种语气,那感觉自己像是被薛洋完全掌控了一样。

“……”终是无言。

“早知道道长你会这样,每次都是这样,无聊死了。”薛洋似是轻叹了一声,在晓星尘的目光中渐渐消失不见。

“不过道长,你可别忘了我,我叫薛洋。”也是那个注定与你纠缠一生的人。

……

“薛……洋……”晓星尘从梦中醒了后只记得这两个字,明明感觉梦里的人与事似乎对自己很重要,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

“星尘,怎么了?”宋子琛看着晓星尘发呆,关切的问了一句。

“子琛……你可认识,一个名叫薛洋的人?”晓星尘看到宋子琛过来,才下定决心问道。

“……不识。”宋子琛撒谎了。他怎么可能不记得薛洋?不记得那个屠了白云观的人?

但是不行,晓星尘好不容易才忘却了薛洋,不能,让他再记起来。

就这样吧。

清风明月不变,与凌霜傲雪一齐降妖除魔,只是再也无那十恶不赦了。

……

宋子琛瞒了晓星尘很多事,例如薛洋、例如晓星尘能归来也是因为薛洋、再例如晓星尘的眼睛其实是薛洋换给他的……

终都离不了一个人,薛洋。

世人皆知:清风明月晓星尘,凌霜傲雪宋子琛。

却无人知晓,明月早已失爱死心,傲雪早已零落成泥。

……『转世后』

晓星尘抱着文件急匆匆的赶路,却不小心和薛洋撞了个满怀。

连声道歉,擦肩而过。

你我前世生死纠缠,今生也不过擦肩而过。

此生,无缘。

终是无法连上那根红线。

———————————————————
我到底写了个什么东西出来……脑子里构思了一副宏大的场面,写出来一看:什么东西哦!
死了算了。
……补几个地方,因为不知道怎么插进去:
1.宋子琛能说话是抱山散人给他治好的
2.薛洋把晓星尘救回来的代价是自己的命和姻缘,但是回来的晓星尘根本不知道,而且完全忘了有薛洋这个人。
3.晓星尘做的梦是薛洋编的,薛洋想要晓星尘记住自己,但是晓星尘还是遗忘了他

评论(1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