莳玥゛

请务必看置顶
唠嗑发子博客@玥

【追仪/联文】〈无缘〉

我为什么要作死的接下开头……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无限循环』
[联文刀第一弹](希望不会坑月月霜华一把吧……)
第二弹 @今岁尽
————————————————————
        蓝思追已经很久没有仔细看看蓝景仪了,久到看到蓝景仪时,恍如隔世。
        蓝景仪是第一次穿上火红色的衣衫。尽管如此,也依然让人移不开眼。如果忽略那阴冷之感的话。
        曾经的蓝景仪,就算穿着古板的蓝氏校服也是活力四射的,让所有人都感觉得到他的阳光。
        而现在的蓝景仪,即使身上穿着火红的嫁衣,依然压不住身上的阴冷之感。
      “……抱歉。”蓝思追久久的看着蓝景仪,终究只能说出一句抱歉。
      “蓝公子,你何必如此烦扰?别忘了,我们这可是假成亲。”蓝景仪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带着微微的笑意如此回答了一句。
      “……”
        不知何处吹来一阵微风,红烛摇曳着,将蓝思追脸上的神情映照的越发晦暗不明。
        所有人都为他们终于在一起而庆祝,但是两位主角可并非快乐。
      “抱歉……”蓝思追揉了揉眉心,这是他不知如何是好时的习惯动作。除了一句抱歉,还能说什么呢?
     “蓝公子也不必多言,我去客房歇息,就不便劳烦您了。”蓝景仪似乎一句都不想多说,站起身便出门向客房走去。
     “……”蓝思追伸手想拉住蓝景仪,但是却在快碰到蓝景仪衣袖时停住了手。
       就是把他留下来又能干什么呢?说之前他不是故意的?说这次的成亲也不是他的本意?还是说其实他喜欢他,而不是假的?
       不可能的。
       先不提他们如今的关系,即使是为了蓝景仪……也不行。
       蓝思追有些颓废的躺在床上,室内喜庆的装扮反而显得他一个人越发的冷清。
       蓝景仪自回来以后就不一样了,性格倒是如以往一般的活泼,当然,是在不面对蓝思追的时候。
       可以说,他在面对蓝思追和他人时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蓝思追突然很怀念之前他们还是门生的时候。景仪依然会每天因为淘气而被罚抄家规;金凌也偶尔会过来和景仪斗嘴;也会因为魏前辈的怂恿下偷喝天子笑。
        原本想起来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却是让回忆染上了一丝温暖。然后呢……?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蓝思追失神的望着床边的帷幔,连烛火是何时熄灭都没有注意到。
        而在客房的蓝景仪,也并没有睡着。
        真累啊。他这样想到。果然……想要装作不关心他,还是瞒不过自己的心啊。
        他还是那个曾经的蓝景仪,但是和蓝思追的关系……却不可能和曾经一样了。
        他也回忆起了当初还是门生的那段时光。每次自己罚抄家规的时候思追都会偷偷的帮自己分担点;金凌和自己斗嘴时思追也会当和事佬;还有……醉酒。
        罢了罢了,都是过往的事了。回忆也只是徒增痛苦罢了。
        当夜,两人都没有睡,却都都回忆起了当初的时光。
————————————————————
      “前辈,你们这么快就要出去夜猎吗?”新一届的蓝家门生看着蓝景仪和蓝思追,想把他们留下来。
      “嗯,如果还不回去的话,先生可是要罚你们抄家规了。”蓝景仪换回了平日的装扮,蹲下身揉了揉其中一个门生的脑袋,半开玩笑的说到。
      “好吧……”那些门生却当真了,低下头有些沮丧的说到。
      “景仪,我们该走了。”蓝思追对蓝景仪说到。他并不大会和小辈相处,但是小辈因为他的温柔却是十分亲近他。
      “嗯。”蓝景仪站起身,却是身形微微晃了晃。“前辈再见。”那些门生有点不舍的告别了蓝思追和蓝景仪。
      “思追,我们走吧。”蓝景仪如此对蓝思追说。
         让还未走远的蓝家门生听见了,不由得偷偷回头看了一眼。蓝思追扶着有些头晕的蓝景仪,背后的柳枝也因微风微微的摇了摇。蓝思追眼中的柔情似乎可以揉出水来,蓝景仪站稳后和蓝思追相视一笑。
        不由得感叹果然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等到那些门生完全走远后,蓝景仪才推开蓝思追。
        眼中已经没有了那可以揉出水的柔情,所有人都感叹他们真是恩爱,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道侣,又有谁知道柔情都是装的,他们的关系其实是相敬如冰呢?
————————————————————
霜华……我希望不要坑你一把吧……『其实已经坑了不是吗……』
作死的接下开头……开头……开头……开头……再见……
无论坑没坑,起码……要写完啊……『别打』
最后,来个群宣。
欢迎加入景愿思仪,群号码:341644556
来呀抱(hu)团(xiang)取(shang)暖(hai)呀

评论(17)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