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慕思雪゛

容易勾搭。只要不触犯底线
受控
一切吃的CP建立于原著基础上,拆逆踩官配黑作者毒唯自动取关,请您快去跳楼早死早解脱别再当黑子
所有吃的CP除官配不拆不逆其它皆为不拆可逆
本命追仪澄凌忘羡
CP洁癖严重,宁逆不拆
南极驻扎户

【拒绝校园暴力,我们在路上】

墨安—请看完个人简介!:

顾京侯:



泣残枝:







德古林那:















憋了很久,还是想在这里瞎逼逼一下。
















我有一个初中同学,在初二我得肺炎半死不活的时候,在教室里,用很恶心的话当面侮辱我,两次。
















——打出来都怕脏了各位的眼睛。
















为什么呢?只因为我不愿意帮她的“朋友”,一个和我八竿子打不着的女同学占座。
















我怒了,起身要动手,被其他家长们拦住了。
















过后呢,我去打点滴,她用很“诚恳”的言辞在电话里向我道歉,哭着保证“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
















当时年轻啊,忍了。
















今年我高一。
















我这个人呢,不太合群。
















她呢,见人说人,见鬼说鬼话。
















新班级里认识我的只有她,她却认识很多和她一起补课的同学。
















背地里,她用更加肮脏的话来污蔑我,诽谤我,说我经常挑衅,被她打得进了医院,出院后又挑衅,又被打。说我勾引男生摸胸,以及种种种种更加莫名其妙的指控。
















不仅如此,这位仁兄还顺带着黑遍了我的初中班级。从同学到家长再到教师,无一幸免。
















顺提一句,她曾经当众表示自己是一名蕾丝,并以此为骄傲。她曾追求过初中的化学老师,种种纠缠,被拒后崩溃大哭,吵着要跳楼。现在,自称在追求一名初三的学妹。
















更为可怕的是,被无故侮辱的这些同胞们,全是曾经无私帮助过她的人。
















包括我。
















于是呢,那天中午,我把她喊到了一间空屋,当着班主任的面当面对质。
















这位狗逼一开始死不承认,后来更是当众叫嚣:“你要什么呀,要我的命吗?”
















我说抱歉,你这条命,谁稀罕要啊。
















这场撕逼发生在十一月份。班主任警告了她,又让我们不得声张。
















从此,我再没跟她说过一个字。
















这一年的一月末,她才给我写了一封“道歉信”,信中极尽能事地逃避罪恶,洗白自己,还想要我感激涕零地原谅她,“重新成为好朋友”。
















班主任呢,劝我放下,劝我原谅她。
















我呸。
















她在那篇被自称为道歉信的废草纸上写,以后若再评论他人,以命相抵。
















——我去你妈的。
















若是泼完脏水后以命相抵便够了,哪里又来那么多怨怼和死仇?
















她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名为“言语欺凌”的犯罪。
















被她辱骂过,被欺凌者欺凌过的孩子数不胜数,但是,只有我一个人有胆量站出来。
















其余的人,要么体格瘦弱,要么性格怯懦,要么没有后台撑腰。
















而她呢,家长疼爱,要什么有什么。
















老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嘛。
















更多更多的,遭受欺凌与刁难的同学们,还在一片黑暗中孤立无援。
















在这里,我不是想单纯地讲个故事卖卖惨,让导师转身。我知道,比我更惨的孩子,还有好多好多。
















救救孩子。
















如果见到校园暴力,请尽量拔刀相助。
















至少,不要承载着种种顾虑,成为一个冷漠的中国人。
















有一份光,发一份热。
















【拒绝校园暴力,从你我做起。】
最后,请务必点点小蓝手,能转载当然是最好的朋友了。
用不着喜欢这几个破字儿。
或许,您的举手之劳,可以唤醒一个孩子的心。












我也顺手吐槽吐槽,取关随意。
天天:同篱笆说的一样,而且还有特讨厌的就是——蓝忘机,雅正端方,魏无羡撩他都可以脸红的「好吧是耳朵」,天天把这个挂嘴上,可能吗?
怕不是在逗我。
忘羡又不是除了天天就没了,他们之间的互宠什么的已经够磕几百年了,非要天天不行?!还没几句话就天天?!他们是精虫上脑了吗?!!
算了越说越气。

单身狗:讲真,魔道除了官配,谁不是单身狗了。
偶尔看到些非要用单身狗来衬托恩爱的……
真的是……
啧……

思君不可追:思追被汪叽捡回来是因为羡羡,没问题。
但是这个梗……
同人。
同人。
同人。
这是同人梗。
求求有些人。
不要什么时候都是什么天天,什么思君不可追,偶尔看到还不错。
多了啊……
那感觉真的是……
啧。
而且尤其讨厌在思追这刷什么“思君不可追”,他只是他,谢谢。
同理也讨厌在金凌那刷“君子如兰”的。

关于金凌的性格:金凌由江澄带着,性格稍微别扭是少不了的。
但是。
傲娇是什么鬼。
我shdugrhstjcsyncknieathq

江澄傲娇梗:我之前看过不少,江澄只有——
傲娇
傲娇
还是傲娇
我ckfkwnsnw
我澄,三毒圣手,一人撑起江家十几年,四大家族中的江氏宗主

他性格 只 有 傲 娇 ?!
你 怕 不 是 在 逗 我 。

世人皆知蓝忘机问灵十三载,待一不归人
却无人知薛洋守空城七八载,等一不归魂:
掉粉什么的管他的,我先打个预警,有什么不适别怪我。
问灵
谁说过他问灵了,原著哪写了?还世人皆知,哪位叫世人请你站起来一下。
薛洋守空城,说句不好听的——原因,究根结底,在于他自己。
无人知——凭什么要别人知道?
更何况他们的候,能比较?
呵。

问灵十三载:
这个真的很烦。
谁告诉你蓝忘机是为了找魏无羡了?他一开始就是逢乱必出好吗?!
为了魏无羡而如此?你怕不是在逗我?
即使真的问灵,也是逢乱必出顺带问灵!
特别讨厌动不动就什么问灵十三载,明明不是原著,就更讨厌了。

关于景仪的唯一印象就是抄家规:
这点真的无法赞同
我 仪吹
景仪皮没错,被罚抄家规次数较多也没错。
但是——他是蓝氏弟子。
再怎么样,他其实还是很乖的,而且在小辈里其实和蓝思追算领导的,仔细看看莫家庄那还有食魂天女那,就可以明显的看出来了。
而且景仪很崇拜含光君,在面前还是极乖的。
你说他除了皮除了抄家规就没了,抱歉我不同意。

宋子琛如果不来事情就不会发生:
这点真不讲道理了。
不提别的,子琛找自己朋友哪有错?更何况说起来薛洋在其中其实才是犯错最大的那一个。
更何况,当薛洋屠了落雪观,弄瞎了宋子琛的时候,结局就注定了。
什么不来就不会发生的,怕不是在逗我。
由于这点讨厌子琛的话,那可真的是毫无道理。

蓝曦臣傻白甜:
蓝曦臣不傻,真的不傻,谢谢。
他只是太相信金光瑶了,谢谢。
泽芜君,姑苏蓝氏宗主,双璧之一,傻?你怕不是逗我。
而且我估计要不是金光瑶救过他,他还没那么容易放下戒心。

世人都知道蓝忘机等了魏无羡十三年
可是江澄也等魏无羡十三年啊……:
他们 不 是 等
这 能 比 ?
这梗已经在我黑名单了
和上面那个独守空城xxxxx的差不多,妥妥的黑名单

姑苏双璧仍在,云梦再无双杰:
说的双璧 多 容 易 似的

如果薛洋遇见的是江眠枫他便会是魏无羡,如果遇见的是蓝忘机便会是蓝思追,如果遇见的是抱山散人便会是晓星尘——可他遇见的常慈安:
黑名单
妥妥的黑名单
他们 能 比 吗 ?!
不管他人如何我个人一直保持着——他们是独立的,而非是我们能改变的,即使他们只是一个人物,我仍然把他们当 做 独 立 的 人
所以说,这能比?
有个太太写的真的戳我心窝大家看看吧
http://huaibige.lofter.com/post/1f26215b_124e77da
说出了心声,太太窝爱你
不要再说什么如果他遇见xxxx他就是xxx, 他 只 是 他 !

暂时记起这么多,取关随意,纯属个人观点,爱看不看。
发现篱笆真的是小天使,把我的内心话说出来了❤❤❤❤❤ @东篱_听落雨

「你的」

广播剧的那句“你的思追”真的是炸了,哎呀呀好像听起来都是追仪糖了呢。

醒醒天亮了。

突发小段子,除了傻白甜再无其他!(ฅ>ω<*ฅ)

你这段子来的真晚X
——————

金凌看着扒在蓝思追身上的蓝景仪,明明神色和平日无二,但是行为明显雅正了许多——

如果他不扒在蓝思追身上的话。

不仅如此,他还固执的去抓蓝思追的抹额,他又不是不清楚蓝家抹额的意义!

蓝思追还一边哄着,一边换着角度让蓝景仪不会觉得不舒服。而且他的抹额明显就快被蓝景仪抓住了,还是笑着哄着,和之前一模一样。

“够了!蓝景仪你干什么!”金凌终于忍不住骂了出来,侧观围着的蓝色弟子,跟他的反应都没什么两样,只是由于教养忍了下来。

“……嗯?”蓝景仪总算有了点反应,一直埋在蓝思追胸口的头拱了出来,看着金凌。

眸子里一片清明。

只是脸上带的潮红……

蓝景仪看了看金凌,又重新拱了回去,抓蓝思追抓的更紧了。

“我先把景仪送回去,大家记得早睡。阿凌也早些歇息吧,别太折腾了。”蓝思追笑着对旁观的弟子说,直接把蓝景仪拦腰抱起,走了出去。而那人则是依旧的埋在他胸口,手环着他的脖子。

金凌气的在后面跳脚,离亥时就那么几刻钟,想折腾也折腾不了多久好吧!

想想蓝景仪扒在蓝思追身上和蓝思追看着蓝景仪时堪称痴迷的目光,不禁打了个寒噤。

他有点懂舅舅看着魏无羡和蓝忘机时的心情了。

……有种不好的预感呢。

蓝思追和蓝景仪的居所只隔了一堵墙,所以说由他送这个醉猫回来也是最合适的。

醉猫浑然不觉,自己换了个舒服的角度接着蹭蹭蹭。

也许是他们运气好,一直到了门口都没巡逻的弟子发现蓝思追带了个醉猫回来。

而现在最纠结的便是如何开门。

他现在双手不得空,做了在他成为蓝氏弟子后第一件不雅的事——

踹门。

你没看错,那个此届中最雅正,那个蓝老先生看重的,这届姑苏双璧之一——蓝思追 他 在 踹 门 。

而后,蓝思追也是 以 踹 门 的 方 式 关 上 了 门 。

好像含光君 第 一 次 踹 门 也是因为抱着人( 自 己 媳 妇 )呢的缘故呢。

蓝思追无奈的把人抱到了床上,好不容易把这个八爪鱼扒下去,帮他把外衣脱下,盖好了被子,那人又把自己抹额抓走了。

蓝思追无奈的去抓,抹额被扯下的时候头发也乱了,如同瀑布一样全部披散下来。

蓝景仪一拿到就紧紧的攥住了,蓝思追坐在床边上一时也抓不到。抓着抓着就成了蓝思追在床的一侧去抓自己的抹额,蓝景仪在另一侧不停的躲。只是蓝思追的衣服有些乱了。

好不容易抓住时,已经变成了一人半骑在另一人身上的姿势。

但蓝思追一时也抽不出来,只能皱了皱眉头:“景仪,快放手。”

“我的。”

“…什么?”

“这是我的。”蓝景仪抓着抹额,认真的,一字一句的说。

蓝思追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看着身下人的眼睛。

“那我怎么办。”

“……”蓝景仪直接把自己的抹额也解下来了,塞到蓝思追手里。

……蓝思追无奈的摇了摇头,和醉猫是说不清楚的,他翻下床去,打算等到蓝景仪睡着后在把自己的抹额拿回来。

只是又被那人抓了回来。

“又怎么了?”蓝思追无奈的问了一句,景仪醉酒后真的是不按常理出牌。

蓝景仪抓着他,认真的说:“我的”

蓝思追有些怀疑自己听到了什么,说了一句:“什么?”

“我的。”

“那我……”

还没说完就被拉下来,完全不在意那人还没脱掉外衣。

被子在之前两人的争抢中就已经滑下来了,现在更是直接成了一团,蓝景仪整个人都扒着他,大有一副“你是我的,你不许走”的架势

没法脱身,只能接着问问题。

“那我怎么办?”

“我的。”

“你的你的。”

“就是我的。”

蓝思追看着紧紧粘着自己的蓝景仪,想起来了第一次一起夜猎时,那人也是紧紧的粘着自己,后来长大了装作不害怕了,紧紧粘着自己的次数明显少了。

而今他又这样,一副“你是我的”的神情,却让他从心底生出一抹欢喜。

想起来了魏无羡贼兮兮的来告诉他蓝家人沾不得一丁点酒,沾酒后说的绝对是实话的时候。

还有后来鬼使神差的就帮着魏无羡偷偷的给蓝景仪灌酒。

他推了推蓝景仪,蓝景仪条件反射般的抱的更紧。

“景仪难道蹭着这身衣服不痛吗?”

“你不许走。”

“嗯。”

“我的。”

“不走不走。”

“真的不走?”

“不走。”

……

废了好大劲才把衣服顺利的脱了下来,

蓝景仪一看他忙完了又扑了上来。

“我的。”

蓝思追抱着他,将被子扯了回来,蓝景仪这样子怕是要着凉。将被子盖好,看着蓝景仪固执的眼神,蓝思追笑了笑。

算是彻底栽了。他温柔的吻了吻蓝景仪的额头。








“你的。”

我个人其实还挺喜欢“问灵十三载”这个同人梗的,不过……
梗用多了
是会厌烦的
例如天天
所以说
求求某些人
别天天把“问灵十三载”挂嘴边!
原著哪里写了啊?!
退一步来说
就算真的汪叽有问灵
那也是逢乱必出顺带问灵!!
谁告诉你他那十三年整天哭唧唧的问灵?!
看到个问灵过头的梗,忍不下去了
我觉得问灵十三载这个同人梗,如果再在我这刷过头——
应该会被我拉进黑名单。
……
……
……
我到底在说什么。

《追仪·春秋代序》一

#联文

#除追仪外一切CP随官配

#朋友,你听说过欧欧吸吗?

#定 追仪·春秋代序tag

哗啦啦——

密密的翠绿掩盖着两人的身影,明明是正午却只有几丝阳光穿越树叶的缝隙。整个树林只有溪水坠入溪流时的声音,而那声音的始作俑者,脸上丝毫没有往日的温润笑意。

有的只是迷茫。

蓝思追捧了一捧溪水,直直的往自己脸上拍去,有些溪水顺着流了下来,挂在下巴上欲坠不坠,有些则是被拍成了水雾状。

他睁开眼睛,眼中是显而易见的迷茫。一旁守着的温宁看着却也没什么办法。

蓝思追又捧了一捧溪水拍了拍脸,溪水冰冰凉凉的拍打着脸时很是舒服,也让蓝思追的思绪越发清晰明了。眼中的迷茫渐渐散去。

再次用溪水拍打脸后,蓝思追立起身,睫毛上挂了几颗小水珠,眼中却不再是一开始的迷茫,反而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

一旁守了许久的温宁这时才过来问:“思追……你还好吗?”

蓝思追看了看温宁,笑着说:“没什么事。”笑容如同往日一般纯粹而又温柔。

如果忽略他身上的伤,那么真的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了。

当年金光瑶在射日之征中当卧底杀了温若寒,一举成名,被他那个只认利益的父亲接了回来,后来也名正言顺的当上了仙督,与赤峰尊和泽芜君结拜,尊为敛芳尊。

虽说现在已经被世人唾弃,但是……

当初金光瑶当卧底刺杀温若寒一战成名,那么如果可以杀了“温家余孽”呢?

鬼将军是打不过的,更别提后面还有个夷陵老祖。

不过如今忘羡二人不知因何隐居。倒也没有了太大的忌惮。

那么,温苑呢?

杀掉一个“潜伏在蓝家伺机不轨心机深重的温狗”应该比杀掉一个“十三年来被金光瑶控制没什么大用的凶尸”要可行多了吧?

至于温苑如何进蓝家的?

那就不是考虑范围内的了,反正嘛……谁会相信他没看到陈情前都没记起来?蓝家呢,就是受害者。救了一个白眼狼。

而那之后,也许不会如金光瑶一样一步登天,但是却可以让自己在往上爬时少了许多麻烦。

所以说,蓝思追究竟是不是如同他们口中的那种,是“心机深重陈府极深”的人也就不重要了。人心都是这样的,也许有小部分人不信,只是绝大部分人都信了的话,那么他——不是也得是。

至于平时的优异,那更好解释了——温狗嘛,心机深重,表现的比别人好不奇怪,应该就是为了往上爬好给蓝氏一记重击。

啧。

真的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方法。

只是世人就这样啊。

所以说,这个消息是谁传出来的也就不重要了。

蓝思追理了理思绪,直起身将还挂在额头的水拭去,对一旁的温宁说:“我们走吧。”

温宁点了点头,同往常一样的赶路。而他们要去的地方,正是金鳞台。

蓝景仪脚下一滑,膝盖直接就在石头上划了一道,衣服倒是没什么大碍,只是手为了稳住身形又在地上蹭了一道,又添了一道血痕。

快点啊!

蓝景仪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便一刻未停的找蓝思追,只是蓝思追在他来之前就已经跑没影了,而他自己还在消化多出来的“记忆。”

而“记忆”刚刚消化了一点蓝景仪便急忙的去找蓝思追。

向其他人问话也问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只能自己御剑来一人寻找,只是他的灵力终究是有限的,实在没法御剑了便靠着两条腿走山路。于是常有这种事发生,蓝氏校服用的料子极好,除了脏了一点倒没有其它的损伤。

偶尔实在累的撑不下去了就就近找个客栈或山洞打个盹,然后在梦里迷迷糊糊的忆起现世又被惊醒,然后一刻不停的接着寻找。

而“这个世界”关于他的“记忆”也渐渐的消化了。

金鳞台。

蓝景仪直起身,擦了擦蹭上的泥,他必须赶紧找到蓝思追,“这里”的蓝思追如果被杀,也就代表他们两个永远醒不来了。

不对,他还可能,只是蓝思追就……

“思追……”

“话说,你们知道蓝景仪为什么会一直追蓝思追吗?别以为那是什么‘为家族清理败类’,他们的关系,可是与蓝忘机和魏无羡的一样啊!”

“什么蓝思追,叫温狗吧,蓝家真的是养了头白眼狼。”

“要我说,还是蓝忘机犯下的事,捡了个祸害回来。”

“别瞎说吧,蓝景仪?呵,他要是和温狗是那种关系我现在就给你吞下桌子!”

“叛出蓝家的人……啧……说不定还会又来一场围剿呢……”

蓝景仪听的差点一口水喷出来,什么“蓝思追和蓝景仪关系不简单”什么“蓝思追叛出蓝家”,哪有那回事!

这谣言都怎么传出来的,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他和蓝思追清清白白的就被传成这样?!

这个世界都传的什么东西?!

在兰陵的管辖范围内,暂且还不必担心蓝思追出事,而且他也要找个名正言顺的理由进去。

其实不一定要名正言顺……

他只是去找蓝思追的,也可以……

“贵客到来,有失远迎。”

“金宗主,好久不见。”

蓝景仪少有的敛了性子,坐的笔挺,颇有蓝家“披麻戴孝”的风范。只是掩在桌底的手就没有那么安分了。

偷偷的在蓝思追手心划了几下,专属暗号蓝思追不会不明白。

[大小姐这样没问题吧?今天好像格外疏离我们啊。]

[景仪别担心,金凌应该没事的。宗主的位置果然还是很难坐稳的,疏离我们也是保护我们吧。]

[金宗主真的是叫的浑身不自在,还是大小姐顺口,可惜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

[安心,金凌他知道的,我们现在不可以以后也一定可以护好这个朋友的。]

……

金凌坐在首位,看到蓝家里那两个表面坐的笔挺实则在暗地里不知道打什么暗语的两个人,牙酸了一酸。

的确是故意疏离他二人,原因无二,他的位置可没那么稳,就算暗地里的认不能对他出手,可别忘了……

还可以对与他交好的人出手啊。

特别还是不牵涉利益的朋友。

不过还有一点点私心……

谁特么要看他俩黏黏腻腻啊!

压下了心里的MMP,金凌笑着宣布宴会开始,开始招待宾客。笑容与曾经的金光瑶隐隐叠在了一起。

金凌少有的放软了神情,虽然嘴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毒舌。面对这两个少有的并非利益而与他交好的好友,他的心自然还是会软上一软。

尽管嘴上还是如往常一样。

蓝景仪勾着蓝思追的肩,在宴会上还好好的喊“金宗主”,等私下无人时又改口叫“大小姐”。

蓝思追一边无奈的纵容一边理了理蓝景仪的衣服。金凌真的是后悔带他们了。

金·我有句MMP不知道当不当讲·算了我忍·凌小声的说:“思追你们先去客房休息吧,人多口杂,若是看见我们三人共处说不定就会传出蓝家和金家要联盟的瑶言了。”

蓝思追一边拿着帕子擦着蓝景仪吃饭时蹭到脸上的酱汁,一边压低声音答:“好,金凌你也小心点,这种时候最容易被不怀好意的人抓住把柄。”

“金凌那我们晚上偷偷找你叙旧可以吗,这个时间真的是麻烦,也不知道有多少恶心的人看着,小心点啊。”蓝景仪也压低声音说。

金凌有些惊讶蓝景仪居然正经的喊了一次自己的名,罢了罢了。就算暗地里不知有多少小人想看他摔下去,得这两位挚友,还有刀子嘴豆腐心的舅舅,又怕什么呢。

“嗯。”

重发一次……刚才顺序弄错了……抱歉啊……(代朋友发,朋友上不了
@归兮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转载方便找,这个人真的是小天使!!!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我们的目标是,手机能做到的,绝不用电脑来解决。


先上效果图:





(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mp3




在html语言里,<>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比如<b>的功能是加粗。


用法就是:<b>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b>


你可能要问了,为什么结尾处有个</b>呢?


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


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才会有这个效果。


也就是说,你用 <b>第一章</b> 加粗完章节标题后,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




如果实在看不懂,请点这里看视频教程




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




加粗:<b>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b>


引用: <blockquote>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blockquote> 


下划线:<u>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u>


删除线:<strike>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strike>


圆点标题:


<u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ul>




数字标题:


<o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ol>




插入链接:<a href="http://www.baidu.com" target="_blank">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a>


(注: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我这里用的是百度)




最后,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


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br>


大段大段的空行:<br><br><br><br><br>




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

《我喜欢你》【澄凌】

#欧欧吸,有一段要走外链

#本来打算带忘羡结果……

@霜降似归雪

01

江澄刚见到金凌时,金凌才只有两三岁,小小软软的一只小团子。他从来没怎么照顾过人,团子胆子倒也不小,看到他那一张臭脸也没哭出来。

只能勉强挤出一个比哭还丑的笑,小团子倒是哭了起来。

……

江澄:算了还是别笑了。

至于这个外甥为什么会交给他来养,还不是因为江厌离和金子轩要(二)出(人)差(世)?(界)

小团子过了最闹腾的婴儿时期,只是江澄还是将金凌裹起来放在了床边的婴儿车里。

只是后来他睡醒都会发现一个团子趴在自己胸口。

所以江澄干脆让金凌和自己睡一块了。

那时金凌三岁

江澄十九岁。

02

等到金凌上小学时,江澄已经彻底被打磨成了“奶爸”。

如果忽略不会哄孩子不会做饭不会……算了不提了。

而金凌小时候是极其黏自己舅舅的,第一次参加宴会时便揪着自己舅舅的裤腿不松,像个小尾巴一样跟到了宴会结束。

江澄本来想骂几句的,看着金凌稚嫩的脸上有些胆怯的神情又软了心,没有让他接着抓住自己的裤腿,而是抓住了他的手。果然……小小的,软软的呢。

“舅舅,你不要我了吗?”

“………”(未发一言,只是将金凌的手握的更紧了。

那时金凌七岁,

江澄二十三岁。

03

金凌受江澄的熏(荼)陶(毒),可以说是把江澄的性子继承了十成十,并且一点都没继承自己母亲的温柔。

很多时候,安慰的话从他俩口里说出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更何况那时班上有追仪二人,蓝思追为人温柔,蓝景仪为人活泼,只是谁也没想到,他们仨最后会成为最好的朋友。

哦,还有个欧阳子真。

那时江澄说一句话金凌可以顶两句,已经在把江澄气到打断自己的腿的路上越走越远。

而金凌极其想跳级。

为什么?

因为他们年龄相差太大了啊……

我想……看看你的世界……

那时金凌十四岁,

江澄三十岁。

04

肉渣渣渣

金凌早已长大了,幼时的同床共枕可以说是亲密,但是现在却极其不合适,所以金凌并没有和江澄一起,只是隔了一堵墙的距离的另一间房。

他微微喘息着,希望江澄不要发现这边的动静,在睁着眼睛望了一晚上的天花板。

做了一场春梦的代价就是上课连连走神,被蓝景仪叫了一天的“大小姐”来刺激自己不要消沉。

为什么会喜欢你呢?

舅舅。

那时金凌十七岁,

江澄三十三岁。

05

“那么金凌在这里,祝舅舅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江澄终究是要结婚的。

平日里冷着一张脸的人穿上大红的婚服竟也没有那么凶了,金凌还好似看见了江澄的一个笑。

他是真的很喜欢他吧。

金凌庆幸自己与江澄的血缘,不然他们可能只是陌生人,但也讨厌自己的血缘。血缘二字便可以斩断他们的情路,毫不留情。

今日的金凌反常的乖巧,还帮着江厌离招呼客人,要知道平时江澄若是说他一句,他可以回十句的。而不少姑娘都红着脸来问他要企鹅号和电话号码。只是他说:“我有心上人了。”

姑娘不死心的问:“那你的心上人一定很好吧?她结婚了吗?”

金凌看了看穿着喜服的江澄与他的舅妈。

是的,他很好。

而他现在就在这里举办婚礼。

“舅舅?舅舅?”伸出小指戳了一下,江澄已经醉的晕了过去,幸好外面还有魏无羡挡住暂时没太大事。“江澄?江澄?江晚吟?”如果叫江晚吟都没反应的话,那应该是真醉了。

金凌俯下身,就一下……一下……

江澄的唇和这人极其不像,明明平时都是一副毒舌的样子,但是唇却软软的。

金凌只是轻轻的碰了一下,看到江澄睫毛有点抖便急急的站起身,落荒而逃。

而江澄在金凌走远了,才睁开眼睛。

那时金凌二十岁

江澄三十六岁。

他们相伴的第十七年。

06

大学毕业的那次聚会,应该是金凌此生都忘不了的记忆了。

国王游戏,规则:七个人抽牌,抽到K的人为国王,其它平民必须完全遵守国王这一次下的命令。

………金凌原本不想参加,但是被蓝景仪硬拉了去,前几轮的惩罚还好,只是后来渐渐的就……

——“3号和5号亲一个!舌吻法式热吻都行!”

金凌翻了翻自己的牌,还好,不是三号也不是五号。

只是……

金凌看着面前两人,拿出了手机将蓝景仪会蓝思追拉进了黑名单。

妈的死给。

怀疑那个抽到国王的同学是不是和他俩串通一气的。

金凌气鼓鼓的想,带着一丝他自己都没察觉的羡慕。

毕竟……

他喜欢的那人,是不可能和他在一起的啊。

那可是……乱伦啊……

那时金凌二十五岁,

江澄四十一岁。

07

后来金凌也到了会被催婚的地步,只是他一直以没有喜欢的人为理由拒绝了。

金凌看了眼一旁坐着的江澄,笑了笑。

不是没有喜欢的人,只是他们根本无法在一起。

我喜欢你,江澄。

只是这句话我永远不会说。

因为那早已超出了喜欢。

这个秘密,就让它埋在心里珍藏,再一点点腐烂吧。

END

《定交无暮早》二

#CP随官配
#老一辈的(hei)光(li)辉(shi)
#遗传这东西真的有用的
#尝试段子体
#前文请点 定交无暮早tag


“你们姑苏这伙食是个人吃上几天都要升天了,我上山打几只野兔也没什么。”
“闭嘴。”
“唉唉让你监督我但是可没有让我不能说话呀,还是说启仁你不喜欢?”
“称呼改了。”
“别嘛多有意思,启仁启仁启仁启仁……”好吧被忍无可忍的蓝启仁禁言了。
温若寒可怜巴巴的睁着一双眼睛看着蓝启仁,然而蓝启仁留给他的只有沉默,也只能抄家规了。

姑苏的伙食清淡的可以让人上天。来求学的世家公子们没吃上几天就开始哭爹喊娘。
不过也的确……放眼望去,一片片的菜根菜叶,连一滴油星都没有,但各位也只能愁眉苦脸的咽下去。
自然,这里面也没有那么安分的。例如温若寒。
自然,他便一人溜去了后山打野兔,野兔没打到几只,倒是被蓝启仁发现了。
不过也不知怎么想的,居然让蓝启仁去守着温若寒抄家规……蓝启仁都要气死了。
才有了上面那一幕。
啧。


说起来这云深不知处的家规,全是刻在门前的石碑上,还是用篆书刻的,整整四千条,看一遍可以让人直接飞升。
除了蓝家人,还有谁会去一条条的看完?那些少年被姑苏双煞发现犯禁后也常常不知道犯了哪一条,不过反正这么多家规……乱编一条总可以吧(bu
而温若寒则是几乎把这些家规犯遍了,常常抄家规抄的魂飞魄散,只能一个劲的逗来监督他的蓝启仁,若非云深不知处禁止私斗,恐怕他们见一面就要打一架。
金光善由于偷看女修抄家规,聂行端和江枫眠因为偷看春宫图抄家规,蓝予赜因为一次晚归抄了家规……
好像没有一个人没抄过家规的。

其实江枫眠很想吐槽,上次魏长泽下毒药害人为什么不抄。
哎呀,那真的不是毒药。你们怎么想不开让他进了厨房呢?

对了,最后关于家规,其实蓝予赜很想吐槽一件事:他好不容易当上家主后把家规压缩到了三千条,却被自己弟弟又加回了四千?还有向五千六千条靠近的趋势?!
予赜心里苦。


虽说温若寒上山打野兔总会被发现,但是还是经常会带着金光善一起打野兔,不为什么,蓝家这伙食……
他们暂时不想成仙。
至于金光善……他嘛,一是为了解解馋,二是为了……后山地形可以更容易的观察哪处更容易偷看到女修(的住所)。
啧。
不过野兔打回来了,谁来做就成了大问题。
魏长泽是禁止入厨房的。自从那次他烤了一次野兔,众人都……
《震惊!姑苏求学的世家公子为何集体抽搐不止口吐白沫!原因竟是食物中毒?》←请忽略这个。
江枫眠也是云梦人,做出来的也就比魏无泽好那么一点,也是禁止入厨房的。
金光善只会偷看女修;聂行端……算了兔子怕是会碎成渣。
最后的最后,竟然是温若寒打野兔,也是温若寒烤野兔。
温若寒:……


蓝家兔子极多。去后山随便待几柱香的时间便能随随便便的逮到几只兔子。
前提是,兔子看到你不会跑。
例如魏长泽。
但是兔子看到就跑的,可能半天也逮不到一只。
例如温若寒。
温若寒:那为什么是我来抓野兔
魏长泽:……我不想抓
温若寒:那为什么兔子一见我就跑,见你就黏上去了!
魏长泽:因为我不抓兔子。
温若寒:……
若寒有句MMP

这种人也是够,大家看着吧。

墨悲丝染今天更文睡着了么:

来龙去脉如此
公道在人心

夏缭缭:

欢迎收看“我喜欢太太的文,所以我自己码文跟太太撞梗了也是我自己写的”的来龙去脉

@璃笙这位是与墨悲太太的谈恋爱撞梗五次的菇凉
@墨悲丝染今天更文睡着了么 这位是墨悲太太